首页 理财 金融 汽车 港澳 欧美 日韩 生活 体育 时尚 刘伯温高手心水论坛

首页
你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娱乐 > 港澳 >

岁月中慢慢沉淀成熟的女人

发布时间:2017-04-19 12:59|点击量:

岁月中慢慢沉淀成熟的女人
 
 
读初中时住校,学校没有食堂,带一摞煎饼,一瓶酱菜,每天都吃煎饼卷酱菜,喝白开水。宿舍里有个女生叫霞,家里做酱疙瘩(“”酱辣疙瘩“”简称)买卖,她每天都吃酱疙瘩。很小时
 
我不大喜欢酱疙瘩的味道,没有雪里蕻的味道纯正温和。腌制再好都有浓郁的辣味,窜鼻子。有个男同学枫特喜欢吃酱辣疙瘩,霞给枫带酱辣疙瘩一直坚持到初中毕业。她和枫是同大队同村
 
同庄,后来恋爱了。霞父母嫌枫家贫穷,竭力阻止。霞义无反顾的选择了爱情,与枫私奔了。生米煮成熟饭,霞的父母只好认了枫这个女婿。她们男耕女织,采桑种豆,恩恩爱爱的过日子。
        有一天霞不舒服,没有炒什么菜,枫从田里收工回来,看到只有酱疙瘩,拍桌子砸板凳:“老子累了一天,就弄这个给老子吃……。”这是结过婚几年,枫第一次发火。霞吓呆了,
 
伤心透了,她感到枫不爱她了,不停的哭。她们的爱情是从吃酱疙瘩开始,又是从吃酱疙瘩结束。这件事积郁在霞心里,霞认为枫没有良心,有事无事就埋怨:“当初我瞎眼了,不顾父母反
 
对,嫁给你,你不知好歹……。”枫开始无语,被唠叨烦了就发火:“你嫌我没本事,滚。”鸡毛蒜皮事三天一大吵,两天一小闹。青春时辣疙瘩的浪漫,经不起日子琐碎的打磨,成了破碎
 
的殇。每每听到有人提起霞和枫又吵架的事,我就回想起青春时,霞偷偷给枫酱辣疙瘩的事,我的心里瞬间掠过一阵甜蜜,回味着,又变成刺痛的酸楚。本来就畏惧辣疙瘩的陡辣,霞的爱情
 
与婚姻,使我对辣疙瘩产生了别样的情绪。
 
        父亲非常喜欢吃生辣疙瘩丝窜豆子这道菜。每年母亲都要在菜园子里种上一小片辣疙瘩。大约霜降之前,我跟着大人去采辣疙瘩。没有采收的辣疙瘩,青梗绿叶,从松软的泥土里露
 
出半个绿莹莹的身子,很清新俊秀的模样,极像青萝卜。拔起来却让人失望了,团溜溜的身子,沾满泥土,扎在泥土里的半截是灰暗的白色,一身参差不齐的毛,又土又丑陋又邋遢。采到家
 
里,堆放在院子里银杏树下,一家人开始了择捡辣疙瘩。头顶的银杏树簌簌飘落金黄色的叶子,一家人说笑着,在辣疙瘩弥漫的辣味中忙碌。削缨、刮毛、清洗,辣疙瘩一身清白分明的清爽
 
,越变越好看了。
        父亲挑了几个大个的,剩下的留母亲腌制酱菜。父亲刀工很好,得心应手,把几只辣疙瘩切成均匀的细丝,在滚烫的热开水里汆一下。然后辣疙瘩丝与煮熟的黄豆搭配,放入各种佐
 
料,再掺几根橘红的萝卜丝。一盆色彩丰富的辣疙瘩丝窜豆子菜做好了,父亲留一小碟随时食用,其余的封闭起来,等到豆子窜入辣疙瘩的辣味,这道菜就更好吃了。看着父亲斟酌小酒,搭
 
就辣疙瘩丝,咀嚼出晴朗的咯嘣声,回味无穷的品相。我在旁边看父亲吃,闻到了刺鼻的辣味,难道生辣疙瘩丝不好闻好吃。于是我拿起筷子,夹了一根尝尝,小心的放入口里,小心的刚咬
 
碎。一股猛烈的辣味从口里,窜到鼻孔,窜到喉咙,窜到眼睛,催出了眼泪,简直辣得我跳起来。我叫喊着辣,慌张的把嘴里的辣疙瘩吐掉。父亲看到我被辣的狼狈样,噗嗤笑了,说我不会
 
享受好东西。辣疙瘩的味道,要用一种宽阔的心境去体味,去包容。那辣味像一个人火爆刚直的脾气,腾一下冲起来,让人一下子受不了。也就那一小会儿,辣过了,舌尖、肺腑、全身心都
 
是温和的醇香。在父亲瞬间风趣的笑声中,我的味蕾蔓延着一股贴心适宜的辣味,让人欲罢不能,禁不住又夹了几根入口。又是由澎湃的辣一丝丝回到到温柔的芳香。辣疙瘩的个性鲜明,刚
 
直不阿,骨子里有摄人心魄的温柔。慢慢的,似乎是一种心境的成熟,我在一点点的加深对辣疙瘩的喜爱。母亲腌制的酱疙瘩,辣味因盐巴的浸泡,时间的打磨,盐水的过滤,辣沉淀出陈年
 
的香,那香丰富深沉,有味儿。打开母亲的酱坛子,一股辣疙瘩沉香扑出来,不由得想到白米粥,就着辣疙瘩丝,我舔舔嘴唇:“妈,今天熬白米粥!”
 
        冬天,细白香糯的白米粥与脆生香咸的辣疙瘩丝,是绝配。冻僵的手,捧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白米粥,夹入几根辣疙瘩丝,咖啡色的辣疙瘩丝,沉浮在粘稠适中,雪白醇香的粥面,似
 
雪地上过冬的野花,开着浓郁的暖色调花瓣,点缀出冬风骨里深藏的暖。一只手紧紧贴着碗边,暖乎乎的,捂着手,另一只手握着筷子,咬一小口辣疙瘩丝,喝一大口米粥,再咬一小口辣疙
 
瘩丝,再来一大口米粥。辣疙瘩清脆咸爽,粥软糯馨香,吸溜吸溜的,吃的浑身热乎乎地。满足的抬头,看到院子里,一只鸟在结冰的水槽觅食,院子上空,天,很蓝,冬,没有什么不好。
 
        后来知道,辣疙瘩,是很古老的植物——葑。离开故乡多年,只有回到故乡才能吃到辣疙瘩,江南,没看到有种植或者卖辣疙瘩。在公司年夜饭上,有道菜,四方形的糕点,远古的
 
咖啡色,透亮丝丝,质感像山楂糕。大家都争着吃,议论这道菜原料是什么加工成。我吃出来,它的味道有辣疙瘩的淡辣古香。问服务员,知菜名“辣疙瘩糕”。
        真没想到,粗俗丑陋的辣疙瘩,被包装加工的如此典雅高贵,味道也婉约含蓄起来,可它骨子里原始的辣香味没有变。它像岁月中慢慢沉淀成熟的女人,懂得爱,懂得珍惜。我不自
 
觉的想起故乡、田野、村庄······想起村庄里的霞和枫,他们在婚姻的阅历中成长了吗?
 
 
  • Copyright ?? 1998 - 2016 www.ejiaomai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 香港赛马会
  •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2112006002
  • 刘伯温高手心水论坛备案20040201号
  • 北国网官方微信
  • 带你每天
  • “ 动 ”
  • 起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