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理财 金融 汽车 港澳 欧美 日韩 生活 体育 时尚 刘伯温高手心水论坛

首页
你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健康 > 生活 >

溅落一丝丝与世俗不格入的味道

发布时间:2017-04-19 13:18|点击量:

溅落一丝丝与世俗不格入的味道
 
 
记得我家老屋后的池塘岸上,生长着很多紫穗槐,那时候不知道它叫紫穗槐,因了它的味道辛辣,它的枝修长很少发杈,都叫它辣条。紫穗槐的枝叶繁茂密不透风,味道很邪,刺鼻的辣,不
 
容易招虫子。
少女时的夏天夜晚,月光落在紫穗槐丛,很静,很柔,池塘也很静,很柔。夏虫在草尖鸣唱,对面的芦苇荡偶有野鸟夜啼。紫穗槐的枝头挂着姑娘各种花布衣裳,今夜水中有很多荷花偷偷解
 
开兰衫。那片紫穗槐遮掩了女孩子们沐浴的秘密。想来紫穗槐与我不仅很亲密,它还偏袒我给我带来好运。有几次我做错事,藏在它浓密的丛林。比如把鸭子放丢一只,害怕挨母亲骂。我钻
 
到紫穗槐丛,等母亲消了气再回家,却在紫穗槐丛找到了那只丢掉的鸭子。
紫穗槐的花,一穗穗的紫,花序紧紧排列,使得那种紫看上去是深沉而浓烈。像母亲扯来给我做鞋子的灯芯绒布,花蕊像涂在紫色画布上的金黄色水彩,很淡,很调情致,很轻浮感,不安分
 
似得,似乎稍微一动就能落下粉粉的金黄。浓郁的紫便有了梦幻般的美,让人浮想联翩。风一吹,花穗轻颤,就闻到了一股辣味的芬芳,撩拨人心。
紫穗槐的枝条,柔韧修长,散发着特有的野性辛辣味,用来编织篮子与筐各种手工艺品。
村上有个和我一般大的女孩子叫小彩,她很清瘦,玲珑标志的身段,细致的眉眼,脸颊有几点可爱的雀斑。因她没上过学,成熟独立的早。我那时才读小学四年级,她就会下田干农活,挑起
 
家务,还会用柳条编篮子卖,她的篮子编的精致耐用,在集市上很受欢迎。她是十里八乡叫得出名字的好姑娘。那年暑假,我第一次去参加集体铺路,那正是紫穗槐开花的季节,路两边的紫
 
穗槐摇曳着紫色的花朵,不顾一切的释放着夏的浓烈与野味。
我坐在紫穗槐枝下休息,小彩满脸霞飞跑过来,偎着我坐下。我们隐没在紫色的花影里,我发现她穿着粉色新的确良褂子,新纤维蓝裤子,她这身打扮,不像是铺路,像走亲戚,平时她是干
 
活穿有干活的样子,今天有很大的异样。我正纳闷儿,她从裤兜掏出一张明信片,问我上面写什么。明信片是一副壮美的日出画,反面写着“我爱你!”
我把这几个字刚吐出口,她一听,脸颊更绯红了,抓过明信片就跑开了,撇下发呆的我和梦幻的紫穗槐花。
我读中学就住校了,偶尔回家,从小彩家路过时,他的父亲正在路边麦垛扯麦草,看见我,有几分炫耀说:”我家小彩,不认识字,照样到大城市上班,给我邮寄钱和礼物……。”
我回到家,母亲也这么说。后来我读了初中又读高中,我在学校很少回家了。有一次,母亲捎信叫我礼拜天回去,帮她割紫穗槐条子卖。又路过小彩家,她家前家后野草丛生,很凄凉。听村
 
上人说,小彩的父亲赶集,在集市上遇见小彩。原来小彩没有到大城市打工,她为爱私奔。他父母气的大病,田都荒了。
那年她才十四岁,有一次她去池塘砍穗槐,近距离撞见一男人在岸边脱衣服洗澡,她羞死了,心也突突跳,想跑,那男的也看见她,把她拖进紫穗槐林……
那男人是村子里请来的教师,他家是街上的,路有点远,就住在村子里。他人长得很俊杰,家有妻儿。小彩正值青春花季,单纯又萌动,错上加错,轻易爱上了男教师。原来那张明信片是男
 
教师送给她的,小彩比一般的女孩子成熟的真早啊。
后来小彩一次次怀孕,流产,无法隐瞒,只好在街上租房子,装着出远门打工。小彩哭,闹,要嫁给男教师,甚至以死威胁。男教师害怕小彩寻短见,无奈离婚。村子里都议论小彩背叛父母
 
,丢尽了人,养女真没有用。而我则认为,小彩终于熬出头,成了男教师光明正大的妻子。我很佩服小彩的勇敢和野心,追求到人生真正的爱情,多么幸福。
故乡的紫穗槐,一季又一季,一年又一年,砍了又发,发了又砍,依然辛辣而柔韧,野味,不羁。
二十几年过去了,又是紫穗槐花开的季节,老屋后的紫穗槐临水照花,紫影浮香,池水清澈,水草碧绿,儿时的姑娘们天涯各处,可安好?
我带儿子回故乡办理户口,在街道遇见一中年女人,清亮的声音在吆喝着:“辣条篮子,经久耐用,辣条篮子……”
辣条篮子,像一句关于故乡的诗,勾起我浓郁的怀旧情怀。在川流不息的人群,我安静的停留片刻,凝目那编织精细散发紫穗槐芬芳的篮子,筐子,各种手工艺品。多看了卖篮子的老板娘一
 
眼。老板娘满颜沧桑,有点熟悉,虽岁月无情,容颜易老,那眉眼间几颗雀斑,流露出少女时的俏皮。我张口叫她,她也认出了我,继而,她在众目睽睽下抱住我,嚎啕大哭。因为年轻时做
 
人工流产次数多,子宫壁变薄,她不能生孩子了,男人变心又回到前妻身边。她哭诉着说完这些年的伤痛,抹着眼泪又笑了。
 
 
这时,有个穿白体恤,戴麦秸草帽的男人,粗大厚实的掌心握着一朵淳朴持重的紫穗槐花,瞬间紫穗槐苦味辛辣的芳香弥漫喧嚣的人群,溅落一丝丝与世俗不格入的味道。他走到紫穗槐工艺
 
品摊位,把手中的花插在一只很精巧的花篮子里,咖啡色的紫穗槐篮子,成了一副静物水彩画,乡野的紫色浪漫装满篮子了,能用手摸着提起来的一篮子诗意呀。那男人问小采:“好看吗?
 
这样才有人看上篮子。”
小彩点着头,又挤眉冲我笑,笑成田野一穗梦幻的紫穗槐花。
 
  • Copyright ?? 1998 - 2016 www.ejiaomai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 香港赛马会
  •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2112006002
  • 刘伯温高手心水论坛备案20040201号
  • 北国网官方微信
  • 带你每天
  • “ 动 ”
  • 起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