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理财 金融 汽车 港澳 欧美 日韩 生活 体育 时尚 刘伯温高手心水论坛

首页
你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健康 > 生活 >

在花草树木的芬芳里,说说当下日子的美好与忧伤

发布时间:2017-04-19 13:15|点击量:

在花草树木的芬芳里,说说当下日子的美好与忧伤
 
 
 
      有二十年没见过二舅舅了。
      其实二舅也在常州打工,离得很近,不知道而已。
      那茂盛的绿藤衬得二舅舅更瘦小苍老,我心紧了一下,酸酸的。
     舅妈去世好多年,二舅一个人拉扯三个孩子,真不容易啊。
     记得小时,二舅是最疼我。逢年过节,二舅总是把我接到他家。我第一次读的小人书是二舅给我买的,他也爱看小人书。后来我发现他床底有个很破旧的木箱子,里面都是小人书。我回
 
家时拿了很多本,分给同伴看,再也没还给我,直到现在想起来还心疼。
大舅结过婚很少到我家,二舅结婚后没变,还去接我,还给我买连环画,给我扯布做衣服。因我大了,读书了,没空走亲戚,与二舅联系少了。只从母亲口中得知,
     二舅有了三个女儿。
     那时计划生育像战争,二舅带着舅妈一直在外与计划办打游击。舅妈生第四个女儿不久,因指头破了没有及时消炎,病毒感染去世。
     之后我见过二舅一次,我很心疼,叫他遇见合适的女人,找个伴。二舅说,等孩子长大再找,不然苦了孩子。
    前年的时候又听母亲说,二舅和一个女的好上了,女儿们哭着闹着不同意,二舅只好放弃。
     我的眼睛里有泪了,二舅接过我手里的东西:“燕子,怎么了?快到家里歇歇。”
     声音还是那样熟悉,仿佛时光倒流。
 
      穿过紫藤架,走过石榴树行,到了二舅住处。大表妹站在门口笑吟吟的迎接我们。进了屋,家里干净利索,井井有条。我们一点都不拘谨,任意的吃水果,喝茶,说话,叙旧,像回到
 
了娘家呢。正幸福的说着话,二表妹,三表妹,两家子提着大包小包来了。他们穿着讲究得体,一进屋就很随和的谈笑风生,二舅开始安静的坐在那里,微笑着看孩子们说着笑着闹着,一脸
 
的幸福。
     我们从大舅说到三舅,从大姨说到三姨,说到我妈妈。我想起和我青梅竹马的表哥,三表妹有表哥的电话号码。
     她掏出手机找号码,突然又把手机诡秘的藏起来。二舅已经看到她刚买的新手机,但没有讲话,用眼神不满意的瞅三表妹。三表妹躲到表妹夫身后,把表妹夫一推:“是她给我买的!”
     瘦高文质彬彬的表妹夫斯斯文文冒一句话:“是我硬要买给你的。”
     一阵哄堂大笑,二舅也笑了。
     两家的小孩?阳台打闹,越打越激烈,表妹怎么说都不听,二舅往两个孩子面前一站:“宝宝们,消停!”
两个孩子乖乖的安静下来。
       亲人聚在一起时间过得很快,话很多。
     离开时依依不舍,走到石榴树行,又停下来,一起看石榴花。石榴花,粉色,难得一见的粉。多美的石榴花呀,斌和二舅坐在花下低头说话,不看花,原来花美美不过亲情。
 
      回到家我就给表哥(“青苹果”里的主人公)打电话,我没有告诉他我是谁,但声音出卖了我。
      其实我是期待表哥,能和我说起年轻时的故事。没想到他很搪塞,以哄孩子睡觉为由结束对话。没有一点的惊喜,我略微有失望感。
     他加了我的微信,一直没有联系。
     有一天我在朋友圈发我做的煎饼图片,他发消息告诉我,他想吃煎饼。然后聊几句,原来他经常到我家附近超市调查产品数据。他下个礼拜六过来,于是,我买了萱草花,那些美丽烂漫
 
的萱草花,去了花蕊,调成馅,做了萱草花煎饼,放在冰箱等他来吃。
     等他的时间很慢,我在脑海一遍又一遍的想象与他见面的情景,他还会像小时那样宠我疼我吗?我要穿什么样的衣服见他呢?我一定把自己的内涵与美,呈现到极致。
     那天他打电话来,在超市等我,我在脑子里千遍万遍计划,穿最能舒展我气质的服饰,到了节骨眼儿,完全不在乎。只拢下头发,穿着一件碎花旧连衣裙,平底布鞋。原来想好的,如何
 
精致的包装煎饼,也顾不上了,随便装在塑料袋里。
匆匆去了。
      超市门口,我在人群里寻找表哥的身影。找了几分钟,没有看到我想看到的人。欲要打电话,有熟悉的声音叫我:”你到哪找啊,我在这里,在这!”
     寻声,看到一位微胖的中年男子,扶着车门,笑眯眯的看着我。
     我脑子里还晃悠着青苹果树下,一个瘦高,穿苹果绿格子衬衣的少年,目光清澈,眼神凝重,握着画笔,在画板上很仔细的点点圈圈,看看我,推一下眼镜,蘸蘸画粉,又在画板上涂涂
 
抹抹。
     可出现在眼前的这男人,秃顶,大腹翩翩,正斜依着轿车,对我笑,那笑好熟悉啊,暖暖的,有久违相见的惊喜,也有曾经的温柔。
     我原以为可以找个优雅的咖啡厅,坐下来,品着咖啡,说一些喜欢的话题,或者到幽静的公园,肩并肩走走,在花草树木的芬芳里,说说当下日子的美好与忧伤。
      仅是只言片语,接过萱草花饼,送到车里,我看到车里有刚买的新鲜蔬菜。表哥要赶回去烧晚饭呢。
    他把饼放好,打开副座车门,做个很绅士的邀请动作,要送我回家,我拒绝。我站在一棵开花的栾树下,看着他的车启动,渐远。
    他忽然停下来,从车窗探出头:“表妹,这馅,什么花?你表嫂能吃吗?”(表嫂坐月子刚满月)
 
  • Copyright ?? 1998 - 2016 www.ejiaomai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 香港赛马会
  •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2112006002
  • 刘伯温高手心水论坛备案20040201号
  • 北国网官方微信
  • 带你每天
  • “ 动 ”
  • 起来!